标王 热搜: 京剧  政策  北京  戏曲  上海  旅游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快报 » 戏曲资讯 » 正文

当传统戏曲走进亲子剧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09  浏览次数:74
核心提示:  作为中国最古老的戏种之一,昆曲于元朝起就开始步入观众视线,如今虽不占据演艺市场的主流,但部分剧场仍积极尝试通过创新来
   作为中国最古老的戏种之一,昆曲于元朝起就开始步入观众视线,如今虽不占据演艺市场的主流,但部分剧场仍积极尝试通过创新来扩大传统戏曲的受众。近日,在小不点大视界微剧场上演的音乐会《唱着唱着,几千年》便将昆曲与古诗词相融合,把传统戏曲成功带入小型亲子剧场。如今,传统戏曲市场已经脱离曾经的窘态,演出场次不断增多,内容与形式也都积极尝试着创新。在业内人士看来,新颖的演出虽然能吸引更多的受众,但若想在传统与创新中寻找到恰到好处的平衡,是一项及其艰巨的挑战。未来,传统戏曲市场又能否保持现有的良好态势,并进一步迈上新的台阶呢?
 
  曾经: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
 
  由小不点大视界微剧场制作的亲子互动音乐会《唱着唱着,几千年》于8月2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开启了首轮演出。演出中,昆曲演员与坐席中的观众进行了“零距离”互动,现场氛围十分火热,“我们也没想到能有这么好的演出效果”工作人员张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开场前孩子们进行的古诗词背诵比赛和演出后与演员的互动都在我们意料之外,这是这场演出带给我们的惊喜。”
 
  而在该场音乐会的演员、上海昆剧团成员吴双看来,如今的叫好又叫座在从前根本无法想象。“当时大概是在1995年,我们剧团那个时候已经不卖票了,就在门口摆一个箱子,观众愿意付钱就付,不愿意也无所谓。还有一次演出时,大幕拉开我们发现台下只坐了一位观众,他实际上还是由于天太热来剧团享受空调的。”
 
  这种门可罗雀的情况持续了十七、八年,直到2012年才开始有了好转。“感触最大的是2013年以后,人们的收入水平提高了,也更加愿意走进剧场来观看演出。那些年不仅剧团的演出数量逐渐增加,演员的积极性也同以往发生了很大改变。”
 
  “这几年忙起来的时候已经让我们有了应接不暇的感受。”吴双强调,“很多商演不分地域,天南海北的前来邀约,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南下去广州大剧院演出,能容纳一千八百人的剧场座无虚席,最后又特地为观众多加了一百个座位。”
 
  现在:小剧场引发新潮流
 
  而此次《唱着唱着,几千年》音乐会不仅揭开了越发火热的市场一角,演出所采用的小剧场模式也正是近年来流淌在传统戏曲市场中的新鲜血液。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指出,这几年的小剧场戏曲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发展迅速,许多年轻人以去小剧场看戏为时尚。小剧场利用互动性、实验性和先锋性等自身特性,与传统戏曲进行结合,并因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新颖的呈现形式、先锋的理念探索而受到关注。以创新的手段吸引更多观众关注传统戏曲,是把戏曲带入更宽广视野的新探索。
 
  于2002年就进行过小剧场尝试的吴双,在当时也收获了良好的市场反馈。“上海第一部小剧场昆剧实验作品《伤逝》就是我与朋友进行组织的。当时这部剧开创了上海小剧场戏曲的先河,因为在我们业内存在一些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禁忌,‘昆曲不碰现代戏’就是其中一条,而我们的第一部小剧场戏曲就进行了现代戏的尝试,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小剧场戏曲的创新依旧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在创新改编时既不能放弃传统戏曲的内涵与精华,又要融入当代审美,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在传承与创新中寻找到一个适合戏曲发展的平衡点,这其实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探索过程。
 
  “勇于创新与突破的艺术家是值得赞赏的,但我也希望从业者们能坚守自己对艺术的信念及理念,不要为了某种利益去寻求创新,戏曲不是快餐文化,不能将就,更不能迎合所有人的口味时刻进行变化,在我心中传统戏曲是一壶陈年佳酿,自身的韵味最让人难以忘怀。”戏曲爱好者曹亮表示。
 
  未来:在传承下稳中求变
 
  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再到如今新型小剧场戏曲的兴起,未来中国传统戏曲市场的发展又能否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带来新的惊喜与突破?
 
  谈起将来,曹亮略显担忧,“我国当前大部分戏曲艺术演员都是老一辈的艺术家,虽然对戏曲拥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普遍年龄较大,难以长期活跃在戏台上,而大多数的青年人对于戏曲艺术缺乏足够的兴趣,造成了戏曲艺术人才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缺失与断层。另一方面,戏曲艺术的学习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能练就,但很多人难以适应和接受学习戏曲的枯燥过程,这也是现在戏曲艺术人才减少的原因之一。”
 
  但在吴双看来,传统戏曲的未来其实不可限量,“我不否认现在很多老一代的艺术家由于年龄原因在进行部分演出时会显得有心无力,但毕竟未来属于年轻人。现在很多剧团对青年人才的培养可以用不遗余力来形容,我们剧团也已经制定了具体的目标,例如近三年要邀请多少名家来为青年学生讲戏,这些机会都得益于时代,我也会经常嘱咐学生,一定要懂得珍惜,不要浪费了如此宝贵的资源。”
 
  “不论是过去、现在、或是未来,传统戏曲能不能保持生存,终究要看剧的质量如何。”戏曲从业者刘平强调“现在与以前不同,名伶不再拥有妇孺皆知的票房号召力,要吸引更多路人成为戏迷只能依靠质量过硬的作品。一部戏的大火往往能给一个团队带来很大的关注量,所以剧本和导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现在有部分新戏进行了许多所谓的创新,却没有抓住观众的审美,成为了反面教材,舞美风格浮夸、道具使用不当等等都是问题。当然也存在类似于《怜香伴》、《玉簪记》、《琵琶记·蔡伯喈》一类的好作品,这就更加说明,传统戏曲市场不论能走多远,稳扎稳打的脚步才是重要根基,梅兰芳先生曾经说过,戏曲创新是‘移步不换形’,不论何时‘四功五法’都是戏曲最重要的核心。”
 
 
[ 资讯快报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快报
点击排行